首页 > 正文
黄葛树地名重庆每个区县都有 菜园坝曾是菜园子

  黄桷坪正街

  黄桷垭老街

    重庆动物地名种类较多,合起来能开个动物园。那么植物地名呢?

    如果说用动物来命名地名有些牵强附会,那么用植物来命名地名则要靠谱得多。昨日,重庆晚报记者从市民政局了解到,在我市40多万条地名库中,除了萌萌哒的动物地名,还有不少我们熟悉的植物地名,如大竹林、蒲草田、李子坝、梨树湾、枇杷山、芭蕉园等。其中,植物地名又以黄葛树命名最普遍。

    据介绍,今年底,我市首款可知可感的地名APP将对市民开放。也就是说,无论是萌萌哒的动物地名,还是绿幽幽的植物地名,市民到时候都能查询它们的前世今生。

    黄葛树地名每个区县都有

  重庆以黄葛树为市树,随处可见。大路边、城墙里、山坡顶、陡坎上,甚至大街小巷。以黄葛树这种植物为地名的有黄桷坪、黄桷园、黄桷塆、黄桷堡……

  “一般来说,某地必须有某种植物,而且这种植物还要具有某种特别的意义或具有某种突出的特征,才会用这种植物来命名地名。”地名文化研究专家李正权介绍,黄葛树是土生土长的重庆特产,寿命长,动辄上百年。黄葛树喜光,耐旱,适应能力强,重庆人也就特别喜欢黄葛树,以它为名的地方就很多。

  重庆老城内,过去有黄桷街、黄桷居街,主城内还有黄桷坪、黄桷冈、黄桷垮、黄桷堡、黄桷街等。“走出主城区,以黄葛来取名的地方就更多了,每个区县都有,多的甚至有几十个。”李正权说。

  乡镇跟随黄桷垭易名

  在重庆的“黄桷系”地名中,最著名的要数黄桷垭了。

  据了解,当年从重庆城去贵州,黄桷垭是必经之路,于是就逐渐繁荣起来,形成了场镇,取名崇文乡。“因为上黄桷垭的山路上有很多黄葛树,特别是那垭口处的几株黄葛树高大古老,树荫遮天蔽日,人们往往只知黄桷垭,而不知那儿叫崇文乡,后来,政府也干脆将其改为黄桷垭了。”李正权说。

  重庆还有黄葛渡,早在1500多年前,郦道元就在《水经·江水注》中提到了黄葛渡,这次的黄葛算是正解。

  此外,重庆还有铜锣峡,因峡里原有很多枝繁叶茂、树大根深的黄葛树,古时又被称为黄桷峡,郦道元《水经·江水注》:“江水迳阳关,又东右迳黄葛峡,又右迳明月峡。”黄葛峡就是指的铜锣峡。

  旧时主城大户围墙成园

  黄花园、桂花园、芭蕉园……在重庆主城,这些园地名市民都很熟悉。

  重庆为何会存在园地名?李正权解释,旧时重庆城内住着不少大户人家,大户人家往往有不少房子,而他们又要把这些房子用围墙围起来,形成所谓的“园”。而“园”里“园”外种植有独具特色的植物,于是就以这种植物取名。

  芭蕉园位于东水门西侧,20世纪50年代那围墙里还能看到大片芭蕉。而桂花园得名于桂花,据了解,晚清时那儿还是荒凉之地,仅有一个江西会馆,馆前的堰塘周围种有桂花树,于是取名桂花园。

  在嘉陵江边,有市民熟悉的黄花园,以及连接两岸的黄花园大桥。之所以取名黄花园,也是因该地原有一花园,以开黄花得名。“黄花是菊花代名词,可能有人附庸风雅以陶渊明自居而取的名字吧。”李正权猜测。

  菜园坝以前就是菜园子

  如果说老城中的各种园比较文雅,那么离老城较远的地方,与植物相关的地名往往显得有点“俗”。

  “不过恰因为‘俗’,反而更有人情味,能够反映当年当地的某种生产生活状况。”李正权告诉重庆晚报记者。南岸有莲花山,不是因为那里有人种植莲花,而是因为那儿有一处山石像莲花而得名。茄子溪因溪旁种植茄子而得名。茄子开紫色的花,结紫色的果,把溪水也映成了紫色,于是人们就把那条小溪叫做茄子溪,附近的街道也叫做了茄子溪。

  重庆的植物地名,少不了菜园坝。李正权说,旧时重庆城的新鲜蔬菜几乎都由该地供给,成为重庆城名副其实的菜园子,因而被称为菜园坝。直到20世纪60年代,菜园坝还有一个生产队,从事蔬菜种植。

  植物地名反映重庆物产丰富

  重庆的植物地名中,除了黄桷树、桂花园、芭蕉园等,还有枣子岚垭、李子坝、梨树湾、松林坡、梅子堡、紫荆路、紫薇路、荷塘路、芭蕉湾、大竹林、马桑溪、黄荆坡等。“涉及的植物种类如此繁多,也从侧面反映了重庆物产丰富的特点。”李正权说。

  市民政局介绍,今年底,随着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工作的结束,我市将把地名普查成果进行可知可感的转化。在移动端开发出APP,无论是绿幽幽的植物地名,还是萌萌哒的动物地名,市民只需动动指尖,就能在手机端查到它的前世今生。不仅如此,这款APP还具有地图导航、酒店预订等服务功能。

  重庆地方话中“葛”与“角”读音一样,或许认为树木都应加“木”旁,于是“黄葛树”就有了“黄桷树”的写法,也就有了以“黄桷树”命名的地名。

 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

编辑: 李海岚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10822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