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正文
手术台上的“绣花匠”救人于毫米之间

  孙岚 记者 熊明 摄

  工匠名片

  孙岚,36岁,璧山区人民医院肿瘤科主任。

  推荐理由

  率先引进并开展“I125粒子植入治疗”“毫米波康复治疗”“恶性胸腹腔积液热灌注化疗”等新技术新项目,填补了璧山多项技术空白。主持或参与多项国家级、省部级科研课题,发表国内外论文20余篇,其中SCI收录论文17篇,拥有国家专利2项。

  曾获荣誉

  担任重庆市医学会肿瘤青年委员会主任委员,是璧山区“千人计划”高层次引进人才。

  一根细针,从病人后背插入至肺部包块边缘,用粒子枪打入直径0.8毫米的放射性药物,细针回退5毫米,继续打入,再退再打……然后换一个位置,重复上述动作。

  你能想像这“绣花”般的精细动作,是一场I125粒子植入治疗手术吗?

  “主刀者”就是孙岚。他是安徽舒城人,2012年来到璧山,并开始组建璧山区人民医院肿瘤科。

  上任没多久,孙岚就将目光放在“I125粒子植入治疗”这一新技术上。这种微创介入术对病人的损伤小,效果好,但由于技术难度高,在国内医院开展得并不多。就算是在国际上,也很具有挑战性。

  一个县级医院的肿瘤科,竟然想开展此技术?不少人曾质疑孙岚“太天真”。

  但孙岚很执着,2014年,他率先将“I125粒子植入治疗”技术引入璧山,现在每年要完成上百例各种介入手术。他所率领的肿瘤科,也成功创建重庆市第一批“癌痛规范化治疗示范病房”和重庆市“市级临床重点专科”。

  “I125粒子植入治疗”到底有多精细?

  孙岚曾运用该技术为72岁的余大爷做过一场手术。当时余大爷已是肺癌晚期,吃不下饭,高热不退,已经承受不起放化疗,为减轻病人痛苦,孙岚决定为其实施这场手术。

  CT显示,余大爷的肿瘤直径约8厘米,面积大,肿瘤已侵犯胸膜,且靠近心脏大血管。经术前定位,孙岚手持细针,从病人后背插入,巧妙地避开了心脏大血管,将针深入体内达15厘米。

  “说起简单,其实操作起来很难。通过细针,要将放射性药物均匀地注入包块里。由于放射性药物的作用范围仅1.7厘米,所以要求十分精密。”孙岚说,这样一来,第一针就得插到肿瘤底部边缘,但不能损伤任何周围组织器官;随后用粒子枪注入放射性药物,针再往后退5毫米,再注入药物,循环反复,直到细针退出包块,然后换一个位置继续施针。

  “我们追求的是毫米精度,进一毫则多,退一毫又少了。”孙岚说。

  由于人体结构复杂,细针进入体内时又讲究角度,为了避开一些重要组织器官,孙岚使用了挑针技术,让穿刺针向上、向下倾斜30度左右插入。

  慢工出细活,余大爷的手术持续了3个小时,挑针达10多次。度过3天危险期后,余大爷退烧了,吃饭也有了胃口。

  据孙岚介绍,虽然“I125粒子植入治疗”无法根治晚期恶性肿瘤,却能有效缓解病人症状并延长生命。

  事实上,不仅是“I125粒子植入治疗”,孙岚的“武器”还有很多。

  去年,一位晚期肺癌患者入院,满肺都是转移性肿瘤和阻塞性炎症。不治疗就等于判了患者死刑,可做治疗的风险又极大,病人可能死在手术台上。

  “必须救人!”孙岚顶着压力,让病人携带氧气瓶上了手术台,进行了长达2个多小时的“纵膈肿瘤碘油化学消融”手术。

  奇迹出现了!患者病情慢慢好转。一个星期后,病人胸痛、气喘等症状明显改善。

  不仅手艺精巧,孙岚还善于从临床中发现问题,解决问题。他主持的肺癌靶向治疗研究项目,在世界一流的欧亚肿瘤大会上被报道,并获得资助;他精心设计开发的“多功能实时症状检测系统”和“自动化口腔辅助康复设备”,已获国家发明专利授权并准备展开应用。

编辑: 赵紫东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062222